貌轻实重
2019-12-04 09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全词以别易会难为主旨,上片写留饮,下片写惜别。

上片,由举杯挽留写到离别情怀,由外部行动而至内心感情,多为顺笔。下片则转折颇多。过片花开两句,紧承上片的离愁别绪,并进一步预写别后的相思。花开句,用韩偓《谪仙怨》花开花谢相思句意,但作者只写花开花谢而不说相思,实际上相思已包容上片的离愁别绪之中。都来几许,是说这种相思总的算来会有多少,由挚友不得长聚而引起的时序更迭、流年暗换的慨叹与迷惘,亦暗寓其中。这两句深化了上片的离愁。但作者马上又冲破了感伤缠绵的氛围,用且高歌休诉句一变而为高亢旷达。这是对友人的劝慰,也是作者的自我排遣,表现出作者开朗豁达的胸怀。可是一想到别易会难,明年此际不知能否重逢,心里不免又泛起怅惘之情,使全词再见波折。这首词先写离愁,继而排解宽慰,终写怅惘之情,曲折细致,语短情长。

这首词大约是作者北宋首都汴京留别友人之作。

这里写风雨,用的就是这种以景写情的笔法。所谓三分春色实际上都是愁。词人用全部的春色来写与挚友分手时的离愁别绪,其友情之深,离别之难,不言而喻。作者用笔,貌轻实重,饱和了作者的全部感情,确实是情景交融、情深意长。苏轼著名的《水龙吟》(次韵章质夫杨花词)有句云: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大约即是从此处脱胎。

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风雨,虽然还是以词家习惯运用的情景交融的手法来描写离愁,但设想奇特,不落俗套,给人以新颖巧妙的感觉。词人设想春色总体为三分,而其中的二分是愁,一分是风雨。这样,此时此刻的春色就成了愁与风雨的集合体。而此处的风雨,只是表象,实质上是明写风雨暗写愁。

开篇写作者满斟绿色的美酒,劝友人暂留,且不要匆匆归去。继而,词中又写作者纵酒高歌,劝友人钧,切切絮絮倾诉离情。这里,用春色、离愁、风雨,构成了一幅离别图:阳春佳月,风雨凄凄,离愁万绪,为下片抒情作了有力的铺垫。

此词语言刚健,笔调雄浑,怅惘的别情背后,透露出一股豪迈开朗的气息。词中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风雨句,为苏轼《水龙吟》一池萍碎,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,以及贺铸《青玉案》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的蓝本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fqqjf.cn时时彩票平台注册送28,高频彩票网上投注平台,28彩票平台注册版权所有